紫菜蛋汤最好喝!

秦亦,许寄言。感谢关注。

一个同人写手。

擅长发刀。
是个短打车手,喜欢及时刹车。

毕竟点到为止。

主写cpA瓜/伪白/胜出。

胜出正在计划开长篇。雷安暂时不更。

过激热流吹。是社长的热流设定。并非流焱。拒绝同担关注请注意。

不嗑一切雷受/安攻cp。尤其安雷和安艾。ky劳请退散。

近来嗑第五人格主播cp。雷点勿关注。

【伪白】初秋①

我绝对不当白嫖党。要努力产粮。嘤。
是个长篇。结局HE。尽力写出我心中的伪白。

————
                                                                                         

                                                                                      
那种感觉该怎么描述呢?

                                                                                   
贴吧内讨论内容肮脏不堪入目,而这粗劣言语还在那贴中堆叠无数层。起初言论带着怀疑以及不确定,而后确是义愤填膺和恶毒的猜测以及所谓的石锤一个个。

而最高的那一篇回复贴一直遥遥挂在最上,无论谁点进去都能够看见这篇贴。——或许,大家都是选择不信任以及怀疑的心思进去的。都是到最后终归有一半的人转换态度与其中的人一同进行辱骂以及叹息。

                                                                
「而他们本就不知此事的全部经过。」

                                                                                   
日子愈发的难熬了。

烈日炎炎蝉鸣刺耳,老白漠然看着窗外人来人往的街道,嘴上却是对着不远处的直播间说着下播的提醒话语。
主播不应当把任何情绪带给粉丝。
                                                                                    
                   
这场事件爆发的过分突然。老白虽然早有预料过这事件的发生,只不过没有想到会是来的这么早以及牵扯范围如此之大。理所当然的,双方都第一时间选择了冷处理这件事。——没有办法的,否则这将不再是一个人的事。与其让所有人受到伤害,为何不知让其中一人承担责任呢。
更何况,身为将所有人拉到一起的人,老白本就身处这场风暴的正中心。

他逃不了,也不能逃。

                                                                                               
他还能做什么呢?

                                                                                     
老白自认为心理承受能力还算是不错,他早做好了面对恶毒言语的压力。——但是日积月累的压力终究会堆积变成一座巨山,直到最后一块石子压上导致全面崩塌。

和虚伪的小窗消息最终只停留在他所发出的那个问号。时间越长越是让人绝望。——直到他看到了那个录屏。
那个人唱了安河桥。

                                                                                                                     
“再也不会对谁满怀期待。”

这首歌,大概就是唱给自己的回答吧。

                                                                                     
当了这么长时间的主播,老白知道自己这段时间的自负以及心直口快究竟是犯了多大的错误。——人不能自傲过头。在明知未来会发生这种事的情况之下。

这段时间直播间内,虚伪这个词已经成为了禁词。老白小心翼翼的避开一切相关情况言辞,即便偶尔撞车了也仅仅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忽视弹幕飞快闪过相关词语,眼神飘忽的快速按击着鼠标右键看也不看屠夫的名字直接点下了继续。

他怕。怕看见了这个熟悉的名字眼泪便不受控制溢出。怕哪怕是一丝的犹豫都让大家觉得他有异样。

他不能看,因为他怕那种种后果。

【白蓝/魔术师水仙】小短篇。

本以为仅是习惯那人在身边,却在无数次的分离中烦躁不安。直到睡梦中突然醒来记起幼时两人花园编织花环,自己胡闹之时将早已编织完毕的花环丢在人脑袋上——。而那人也不过是无奈回头看了他一眼,温声道了一句胡闹罢了。
他却不知,那温柔眼神却已像绳索般死死锢住他,从那时到至今便已离不开那人半分。

他陷入了泥沼,然而可笑的却是他心甘情愿越陷越深。即使外表没有表现出那些烦躁依旧保持着外在的完美。

——可笑,这点自欺欺人又能掩藏到何时呢。这占有欲以及畸形的爱意可是一直不断膨胀着,不过是等待着有一根锐利的针来扎破罢了。随后,砰的一声将感情完全炸响。

可这份感情是多么恶劣,他是有自知之明的。如此挑剔的他根本无法容忍自己成为使那人流泪的家伙。

这份伪装可维持不了多久。

【双焱】婚礼


#流焱第一人称视角。

猝不及防的被求婚了。

愣在原地不敢置信的僵在原地,尽管周边人的声音再怎么喧嚣也完全没有办法听进去,只觉得心脏砰砰砰的直跳,像有一只兔子在心里来回蹦跳根本无法停息。根本没有预料到的发展事态,周边那般多的人是带着期盼的眼神看着的。然而嗓子似是被噎住了般无法吐出半字言语。倒是眼眶内充盈咸涩液体不停打转,倒是坚强没有落下。


     
“流焱。”

熟悉的声音直接传到耳边,猛然从自己思绪挣扎出来,愣呆呆对上对面人罕见的携带笑意的眼神方反应过来这个事实。颤抖着手向他伸去接过那束已经被攥皱的玫瑰花,塑料纸微湿。这时也才反应过来,自家爱人也是紧张的不行。不由自主低笑出声倒是引得往日暴躁性子的爱人更是局促,笑的直出了眼泪。倒也不知人是如何发现眼泪的,被人坚定揽入一个熟悉安心的温暖怀抱,双手环抱回去直接抱紧。闷着声音道出了回复。
 

“热流,选个好日子,我们就结婚吧。”





————————完结线。

这个cp的路到此为止。在我心中他们会好好的过一辈子,好好的磨合着最后永远在一起。
偶尔怀念曾经的日子。但是现在琢磨来琢磨去还是觉的到此为止最好,没有必要再给他们写出婚礼内容。我觉得已经够完美了。
over。My lover。

【轰出】


                                                                                         

是外出找安静地方补习的两人…。
短篇小甜饼,刚入坑。试写。

                                                                                       

烈日炙烤着地面,刺的睁不开双眸。知了扒住树枝的粗糙外壳尖着嗓子大声喊叫,烦躁极了的夏日。

手表上的指针不停的转动着嘀嗒嘀嗒的走着。即使站在树荫下也能被热的出一身汗。这一分钟等待倒是格外的长——但是等到了。异色双眸微眯,站在原地等着不远处人气喘吁吁的跑到面前,因长时间的运动以及炎热的天气,一走到面前站定人就已经撑不住险些摔倒。也幸得他身手敏捷把人拽着了。

“轰、轰君!”

稍微急促的气音从面前少年的喉中窜出。热汗沾染上人蓬松的绿发上,阳光照耀在上面倒是增了一层光。

轰焦冻愣了片刻。随后刹的感觉到口干舌燥。
                                                                                               

稍许不自然的将神色掩盖,视线挪到指针上。眉微蹙,抬手指向不远的图书馆。

“走吧。”

跨步向前踏入炙热阳光下,身后人局促的应答声以及跟随在身后的脚步声传入耳中。顺应而来的还有微弱的喘息声,如一根羽毛轻柔搔着人心。

路程不远,然而却莫名其妙的觉得走了很久。轰焦冻眼神晦暗的看着身前人因为刚到阴凉地处的欣喜而欢呼——衣下摆微上扬,露出白皙皮肤,让人很想添上什么痕迹在其上。
                                                                                       

忍。不能急于一时。轰焦冻告诉着自己,一边率先走在前面。

                                                                                      
毕竟想诱引聪明的小绵羊,得长时间的布好陷阱。

安迷修生日应援计划启动

包包包子铺!:





即日起—5月10日23:59:59点,请为本帖送上小红心点赞


红心数量超过3k:送上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


红心数量超过5k: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LOFTER生贺专题


红心数量超过1w:送上LOFTER开屏


(PS:小蓝手是不算的哇,只有小爱心才算哦)




5月13日相约LOFTER,为安迷修庆生!




欢迎各位太太们使用#0513安迷修生日快乐  发布生贺相关的产粮内容,优秀作品有机会被选入【安迷修生贺专题】哦!!!!



一点。

身为双焱这个cp的创始人之一……。我表示这个cp根本没人产粮。

啊。这个cp还是因为我和我前任的皮所以产生的。现在我和她分了本来悲痛欲绝准备写一把刀子,但是思来想去还是打算写一篇糖吧。

毕竟我和她走不到最后。我也希望他们能走到最后。在我心中。我认为他们是最完美的一对。我想我应该为我的爱情和这对cp送个行什么的xxx。我希望最后双焱这个cp的结局不是分开。不是黄粱一梦碎成粉末。不要如我。……应当很快乐的活下去。互怼什么的。

……然后产完我也就回热冷/雷安坑了。双焱这个cp我倒是希望没有人再知道。仅限于我算了。
早安。混个更。

【双焱】斩草不除根 春风吹又生

那是叶片的绿色。

“流...你的脖颈。”

在凝晶的疑问之下流焱已经感到了不对劲,所以他随随便便的敷衍了凝晶几句,回到宿舍里的第一件事情便是拿起镜子观察自己的脖颈。
是一片绿叶。
流焱蹙眉解开自己的衬衣,然而他解开衣物之时便已经明白了——绿色藤蔓的纹络从心脏出开始蔓延开,最后的终点就是那片绿色的树叶,最顶端。

“咚咚。”

当流焱还想继续看下去的时候,敲门声却不适宜的响了起来,还伴随着一道不耐烦的声音——是热流。流焱第一时间产生了判断,快速的扣上衣服把领子展开遮掩住绿叶。并不想让热流看见这个痕迹。
流焱一开门,入目便是热流那张带着不爽的面庞,恍惚了一秒,但是很快便是反应了过来走出来让个道,热流倒也没怎么在意,只是诧异的瞥了他一眼便移开了视线。

“这是...类似花吐症的病症?”

流焱蹙眉盯着电脑屏幕,陷入深思。

——————————————————

流焱修长十指敲打着电脑键盘,毫不拖泥带水,快速的舞动在键盘上打出一个个字。
这是热流出来的景象,也是热流习惯的模样。他习惯性的走到床边盘起腿,拿着电脑打开了游戏,探出头看着对床已经因为游戏输掉而无言躺在床上的流焱,嘴角下意识扬起嘲笑,连话语里都带着些许嘲笑意味。

“又输了——?要不要和本大爷组队。”

流焱瞥了他一眼,正好瞧着他嘴角嘲笑,心中一阵不服,说了一句。

“要要要!!!热流你终于带我了!!”

——————————————

热流第一次觉得不能小看流焱。小看流焱的坑队友能力。

“流焱你为什么要去单挑boss!”
“回蓝!回蓝!我日你没蓝你个脆皮为什么要去人群中心!”
“右边!不是左边你左右分不清嘛!”

              ————————
               “game over。”
                     “fail.”
             ————————

热流当场摔了电脑。流焱直接逃离现场。
据说当时目击者说明,流焱破门而出,热流当时拿着晾衣撑冲出门追杀流焱。

————————————————————

流焱从医院里走出,凝视着手中医院开的单子,破天荒的去买了包烟,抽了他人生里第二次烟——第一次是他明白他喜欢的人是谁的时候。
烟雾萦绕在周久久不散,味道有点令人微微呛咳,红色光点点燃着烟,虽说流焱第二次抽,但是他已经有点习惯这种微微呛咳有点呼吸不了的感觉了——这就是他知道自己喜欢的人是热流时候的感觉。
感觉到喉咙被别人掐住那种无法呼吸的感觉,心上一阵阵锥心的疼痛让他从这种感觉醒了过来,他微微的弯下了腰——手直接抚上了心脏处,那儿跳动的缓慢,植物在吸取着他的身体养分。

“不能再耽搁下去了。”

流焱转身进了医院,拾起桌面上的笔,在手术通知单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摘除心脏上的那颗正在侵蚀自己心脏的植物。

“如果你心脏上这棵植物被摘掉了。”
“你就会失去你对你所爱之人的所有感情,这样也可以吗?”

流焱沉默片刻,嘴角扬起一丝微笑,却莫名能看出苦涩的意味。他开口说了一句话,一字一句郑重而又能感受到无力。

“他不会爱上我的。”

——————————————————

热流无意间撇到流焱脖颈上微小的藤蔓纹络,皱着眉头瞥了一下流焱的脖颈,双手没有停下在键盘上舞动,操作着游戏角色,一边漫不经心的问着流焱。

“流焱,你脖子上的是什么?”
“啊——是我曾经喜欢你的标志啊。”
“什么!?”
“现在也是啊。毕竟手术只是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了。”

【热冷】刀

『我早就知道你不会原谅我。』

流焱微微嘶哑着声音,完整的话语却感觉萦绕着血气,但是确实,被直接一刀穿透心脏的感觉可是在不好受,即便是心甘情愿。

凝晶微微蹙眉,但是眸光却并没有泛起丝毫涟漪,毫不留情将他的本体从流焱的心口处直接抽出,血液并没有直接凝结在这冰寒的锋刃反而径直从剑身滑落而下。
流焱终究是极炽之剑,连带着他的血液都并非是凝晶想要冰冻便可以冰冻的。

     “既然背叛了。”
              “便应当知道回来是条死路!”
“为何...还要回来?”

凝晶的声音由平静渐渐的起伏,到最后几乎是用吼说出了疑问,流焱很久都没有听见凝晶说这么长的话语,而见到凝晶情绪能如此起伏剧烈的倒也是第一次。他轻笑着,庆幸的笑容似是重新看见了希望——他将死去。不,也许是应当说是重生。

     “——...喜欢你。”

这是流焱安心闭上眸子之前他恍惚听到了一句话,尽管听上去似乎已经没有了意义。
凝晶垂眼看着流焱化作数据,变成一片片断裂的刀刃,他轻轻蹲下身,拾起一片,一种莫名的酸涩感击中了心脏。

“哭不出来。”

身为极寒锋刃,不管有多少的委屈,落泪皆化作冰。
久而久之,不再哭泣已经成了习惯,更何况委屈的时候自然是有人做依靠,只不过现在他已经没有任何依靠了。

“——流焱。”

最近要写的

三篇双焱甜饼。两篇双冷甜饼,一篇双焱刀一篇双冷刀 以及一篇双焱车。
就这样。好像还有一篇雷安来着???

【雷安】挚友?搭档?不如恋人。(下)

配合bgm食用更佳:大小姐和大少爷的反派生涯
————————————————

现在这个局势,两人都是明白的。

“你应该明白的 雷狮。”
“当然,用不着你提醒。”

如果没有一个人主动坦诚是谁出卖了家族,两人不管谁是叛徒,全部将会被这位领导者抹杀在这个人世上。到那时候,不管事情再怎么变化,都与他们无关。那时候的他们怕已经沉眠地下无声无息。
雷狮看了一眼安迷修垂下的脑袋,忍不住伸手揉了揉他,安迷修也不管不顾,随意雷狮动作,似乎是想着该怎么办。

安迷修微微启唇,抬手躲开雷狮的手,眸中闪着光芒。雷狮挑眉看着他,点点头示意着他继续说下去,安迷修四处看了看,雷狮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示意这儿没有窃听器和录影机,安迷修也就放心了。

“你留在这儿。”

雷狮意外的扬眉,似乎是意料之内,又似乎这是意料之中。他摆摆手示意不同意。

“你留在这儿。”

安迷修蹙眉盯着他,鲜有表情的脸上第一次带上了几分情绪。他的声音里带着一些不满。

“我去和他们谈判这事情。”

去和那些贪婪的家伙谈判,除非是傻瓜吧。雷狮嗤笑一声,上前一步抬手摁住安迷修的肩膀,俯首看着他,嘴角弧度不减。

“你必须呆在这儿。”

安迷修没料到雷狮会有此举,不甘心的挣扎了几次挣脱不了也就任了雷狮的动作 只不过听了雷狮的话不服气的抬起脑袋,与雷狮互相对视。

“你会重新获得自由!”
“绝不。”

安迷修看着面前这人,心中忿恼,只不过当务之急并非是争论这个问题,而是如何两人能够全身而退了。

“安迷修。”

安迷修紧皱眉头思考着,却听着雷狮的一声呼唤抬起头,随即温软覆上他的唇。雷狮轻而易举就撬开了牙关,舌灵活的扫荡着整个腔内,缠住一直闪躲的对方来了一个深吻。
一吻毕,雷狮满意的看着安迷修面上已泛起红晕,毫无压力接住安迷修恼羞成怒的一拳,嘴角肆意上扬。

“你是叛徒我是什么?”
“是叛徒的恋人。”

———————————————————

已是深夜了。
雷狮站在大厦外,抬手拭去额上的汗水,抬头看着天空上稀疏的星辰,嘴角勾起一丝摸不透的笑容,眸色渐渐变冷。

“好戏开场了。”

话音刚落,雷狮转身,边走边从口袋中拿出一个遥控器,摁下了中间的那个红色按钮,同时嘴角扬起一丝残忍的笑意。
剧烈的爆炸声。
光一下子照亮了这片大地,火在大厦高楼上熊熊燃烧,一时间天色亮得如同白昼。雷狮哼着不成调的歌,将遥控器丢在地上简单利落的碾碎,碾碎之后根本没有丝毫担心的走进一条小巷,那儿两人在等着他。

“怎么样?逮着他了吧。”

雷狮低笑着走近其中一个人,正是安迷修。以及之前还威胁他们的领导人——此时被绳子捆住,目露绝望。雷狮倒是被这个眼神挑起了兴致,拔出腰间手枪,对着这人大腿就是一枪。
安迷修没有阻止,他的骑士道可并没有让他对敌人心慈手软。

“安迷修,这种事,你来吧。”

雷狮慵懒开口道,低沉声线中带着丝丝沙哑 看来是忙活了不少时间。安迷修点点头,夺过雷狮手中的枪,蹲下身双眸微眯,轻声叹息了一下,枪口抵住了这位领导人先生的脑袋。

“说吧。”
“你觉得...是谁去,谁当留?”

枪声骤响。